文史资料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文史资料
 
项铺镇——概述
来源:文化文史和学习委   发布时间:2021-04-27  点击次数:

项铺镇依山傍水,西南濒临白荡湖,东北依傍柳峰山。柳峰山巍峨挺拔、怪石峥嵘,重峰叠嶂之中青峰如锷、直刺苍穹,是县境高海拔的山峰之一。从柳峰山西望,有罗昌河与麻溪河自正北与西北而来,于石溪交汇(在此俗称石溪河),向南过獭桥湖由乌金渡入竹子湖(属白荡湖)。在崇山峻岭、河川大湖拥抱中的项铺,宛若十里画廊,美不胜收。

项铺镇政府坐落于凤凰山南麓的项铺街,又叫项镇街、项镇铺。与枞阳其他一些村镇的名称类似,项铺即以姓氏冠称,传说早年始有一项姓人家在这里经营铁匠铺,颇有名气。可以想象,从单一的铁匠铺到五花八门的裁缝铺、中药铺、早点铺等,这里渐渐形成一处热闹繁华的集市。

因集成街,由街治镇。新中国成立前夕,项铺街曾作为旧桐庐县人民民主政府的临时驻地,随后一度为“白云区公所”所在地,下辖金渡、金社、白梅、白柳、白湖、白石六乡。项铺镇即由白石乡改称,今辖石溪、边山、柳西、白石、龙虎、项金等行政村。

自古以来,项铺被喻为“关河孔道”,是枞阳(曾属桐城)东南两乡联结的必由之路,又是枞庐两地南来北往的水上通道。20世纪60年代中期,白荡湖夏家嘴大桥(又称幸福桥)建成通车,枞阳至铜陵之间横贯东西的县道(X029)从项铺穿境而过,项铺镇是西连会宫、官桥,东接孙畈、左岗、周潭中间的一个最重要的站点。20世纪末,随着枞铜公路S320的兴建,X029县道即退处为次,但新开辟的“白金路”仍使项铺镇南北贯连、四通八达。

得山水之灵气,项铺人文历史悠久。据文物工作者考古发掘,出土于项铺的唐山神墩、陈庄神墩均为商、周遗址,可见这里早在3 000多年前就有百姓居住生活;如果将视野再稍微投得远一点,会发现位于项铺街最南端附近的金山神墩还有新石器时期遗存。地质上,项铺呈现新生代第四系地层,湖山之间间或有丘陵、土岗、畈冲、圩田。村落则大多集聚在地势较高的畈冲、土岗之上。在以水路交通为主导的年代,在河流交汇或水陆交接处,极易形成集市。因此在项铺镇,有项铺街与石溪街、柳阳街并列为古市集的“三驾马车”。 

石溪街最古老,它曾是侨置阴安县城的西门外衙门口,为古水码头。早在两宋时期,旧桐城县辖4乡9镇,石溪是东乡唯一的古镇。这里一直为水陆交通要道,陆路是东乡通往旧桐城县城的必经之地,水路上至庐江罗昌河镇,出白荡湖下至汤家沟镇,可达长江。曾几何时,石溪河道中大小船只往来如梭 ,避风港湾桅杆林立。

此亏彼盈。至民国初期,项铺老街取代了千年古镇石溪的地位,与汤沟、枞阳并列为桐城东南乡三镇。早年白荡湖水面开阔,项铺街为白荡湖北岸一处优良的避风港,各种山货、稻米、水产品等都聚集在这里交易,或集中运往外地。码头边舟楫横陈、帆樯如林,街市上物品琳琅满目,人来人往、市声喧闹。如今,从位于中街的“西码头”处,仍能辨出这里古时作为码头的繁华景象。踯躅街头,会发现这里曾作为“白云区公所”的繁荣之盛,因此有许多以“白云”冠名的单位,如白云医院、白云中学、白云电影院、白云百货公司、白云糖酒专卖处、白云供销商场、白云食品站、白云派出所、白云法院、白云工商税务管理所、白云农技站、白云砖瓦厂、白云农贸市场、白云粮站等。如今瞥见这些尚存的旧居或旧时的招牌,就能想象出老街曾经的荣光。

柳阳街是踵接项铺街而兴起的古市集,因区别于老“项铺街”而曾称为“新街”。它处于石溪老街通往项铺老街的要道中,因正北对柳峰山,称为柳阳。它坐落于马埠山余脉的陶庄山冈上,依地势而建,街道参差不齐如锯齿状,也不是太长,但街上曾有酒肆、茶楼、油坊、挂面坊、豆腐坊、糖坊、糕饼坊、饭店、 爆竹店、纸扎店、香火店、杂货店、药店、当铺、铁匠铺、米行、鱼行、柴行、肉案、土烟丝加工作坊和卷烟场所、牛皮具制件销售店,以及棉花加工厂等,繁盛一时。下街头所濒临柳阳河虽已改道,但一座经历百年风雨的“女儿桥”依然保留原始的轮廓,见证老街昔日的繁华与历史的沧桑。

项铺位扼枞阳(旧桐城)南乡与东乡之间,是东西必经的要冲,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。柳峰山突兀起、林深壑幽,形成一道天然的屏障;白荡湖烟波浩渺、芦苇满荡,舟楫自由,古往素有兵匪出没。在平山寨与马鞍桥之间,有一座颇富传奇色彩的村落——寨头,正是当年本地族人抗击太平军的一个寨堡,如今仍见砖墙、石床、石椅、寨基等遗迹。由于各个家族中不乏豪侠擅武之士,家族之间又互相协同联合,防备周密,地利人和,传说太平军沿江骚乱期间,几度对项铺地界不敢接近,望而生畏,不得不从别处绕道而行。

在革命战争年代,项铺也留下了辉煌的红色记忆。位于凤凰山西脉的西峰庙,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,为桐东党组织早期秘密开展革命活动的处所之一。在抗日战争中,项铺街凭借环山近水的地理优势,以及三面建有防御性碉堡的安全性,不堪日寇欺凌骚扰的汤家沟商团撤退而来,苟得一隅平安。桐城学兵队利用柳峰山特殊的地势地形对敌斗争,在当地老百姓的密切配合下,曾成功击落了一架日军飞机,沉重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,鼓舞了人民对敌英勇作战的斗志勇气。

时至新中国成立前夕,这里又曾为人民解放军中路渡江部队的临时指挥部,附近的白荡湖水域成为战前水上演武练兵的战场,项铺百姓在人力、物资等方面积极支援渡江战役。

历史的硝烟渐渐散尽,沉淀下来的是绵远流长、底蕴深厚的文化遗产。一方水土育一方人,项铺古街市繁荣昌盛、物阜民丰,大户望族比比皆是。在项铺地域内,除了“陶、吴、丁、汪”四大家族,另有疏(束)、张等望族。这里自古文风昌盛,义学兴盛,教育发达,邑人秉承“穷不丢书,富不丢猪”的古训,竞相以读书为进取之阶。其中(马埠)吴氏宗族有“两门父子双进士”的荣耀,即吴檄、吴自峒父子与吴国琦、吴宏安父子。钟灵毓秀之地,孕育了一大批志士仁人、文人学士。其中最著名的有明末清初“大诗宗”丁倬(1625—1675年),有清高宗时名震一时的“浮山诗社”主要成员疏长青,有官至内阁中书的陶福五,有明太祖时以清正廉洁、勤政奉公著称的杭州仁和知县张仕安,有共产党高级将领陶洪飞、黄埔军校精英陶元善、汪启超等。

游览项铺,无论你选择哪一个季节。如画的项铺,十里湖山铺锦绣,得天独厚兼而有之的山水是远近任何乡镇都无法比肩的。这里“望得见山,看得见水”,山清水秀,可敌青城,不让九寨。山水之间,丘陵起伏,岗冲连绵,村落点点,圩田成片。尤其是春天的日子,村落间炊烟袅袅,绿树环合,桃花迷离,燕子营巢,点染出一幅绝美的田园画图。正如清代乡人疏长庚诗作《之古罗国,舟发石溪途中作》曰:“高挂蒲帆出石溪,斜阳一带晚风低。绿杨蟹舍孤烟外,红杏人家小阁西。系艇渔翁闲晒网,营巢燕子惯衔泥。罗溪记得无多路,流水桃花望不迷。” 

项铺如诗如歌。不只是春天山坡茶丛里飘荡的茶歌,夏天圩田里悠扬的秧歌、山歌,秋天湖面上互答对唱的渔歌。还有旧时街头村口搭起的“大戏台”上荡起的唱腔,以及春节与元宵期间各类竞赛的灯会中,铿锵的锣鼓声夹杂着“噼里啪啦”的鞭炮声。更包括老街的小茶馆里猜拳喝彩的酒令,赶集人肩负沉甸甸的箩筐发出的号子,和稻场空地上后生们挥拳弄棒的助威呐喊。

如歌的行板,流淌着故事。行走在项铺每一条老街上,青青的石板铺砌的街面上留下了多少游子足迹,斑驳的老墙上刻录着多少商贾的心愿,木格花窗后深藏着多少闺秀的幽怨。流连于每一座古韵犹存的村落,曲折幽深的胡同,别具一格的天井,雕梁画栋的古屋、祠堂,无不映射出这里曾经的辉煌,彰显出旺族大户昔日的奢华和富有。

首屈一指、不可忽略的最是项铺老街。凡是曾涉足过项铺老街的人,定会发现这里作为商业集市的与众不同之处。譬如枞阳别的集镇如麒麟集,它总是隔日逢集,逢集的日子人山人海,热火朝天,不是逢集的日子则人迹稀少,冷冷清清,而项铺街一年四季,每周每日都是人头攒动、摩肩接踵的“集”。

项铺物产丰富,山货、水产及五谷杂粮,应有尽有,促进了贸易的全天候、多样化。老街逐日有“集”,意味着农贸交易的兴盛,不可一日或缺。“行市”沿街道而设,有牛行、猪行、鱼行、柴行、粮行、菜市和家用日杂百货商店,一日之中数早晨最为热闹,前来赶集的有或远或近的乡民,或买或卖,成群结队,或荷肩挑担,或提包拎篮,熙熙攘攘,川流不息。

老街的繁荣兴盛,不只依靠做买卖,或作为产品的中转站,还在于它自己的特色“制造”。老街的特产主要有豆制品,即所谓的“水作坊”,生产的大豆制品系列化,除了豆腐,另有生腐、千张、香干、臭干等,在原料的采购与配料的选取上无不精心讲究,工艺与风味创新独特。每逢过节喜庆的日子,不少远在合肥、铜陵、安庆的客人,总要顺便或托人捎带一些项铺的豆制品特产以备食用,给家常的餐桌上添味增色。

特殊的地理位置,方便的水陆交通,以及商业贸易的繁盛,培育出项铺街轻灵与安逸的个性,一种别样的风情——那就是“早茶”。街坊市民与前来赶集的人习惯泡茶馆——“吃早茶”,成为项铺老街的一大特色,一道风景,一种时尚。一家家临街而设的茶馆大多是前坊后堂,客人在厅堂里就座,一边喝茶一边吃着店主在前坊刚出锅的点心。也有阔绰的客人,要来一壶烧酒和本地的豆制品特产酱豆腐干、白豆腐干和别具风味的卤菜,一边吃喝一边谈论琐事,酝酿和敲定着那些关于生产、销售、合同、货源的事儿。人们的脸上漾过生活的富足和悠闲,充满着对未来蓝图的憧憬。因此,早茶成为项铺人休闲消遣、享受生活的方式,又是谈论生意的一个处所。

繁荣的商业、特色的“水作坊”与“早茶”文化,促进了项铺老街饮食业的发展与创新。项铺的小吃菜肴别具特色风味,是基于纯正的天然原料以及传统的制作工艺,不胜枚举。譬如“生腐突炉子锅”,随意将鱼、肉或萝卜与特色的项铺生腐一起烹制,架在火炉上边热边食,即是一道大快朵颐、佐酒下饭的美味。再如首屈一指的炒鳝丝和卤牛肉,黄鳝肉丝鲜嫩润滑,香辣可口;卤牛肉薄如蝉翼,色泽红润,均是宴饮者必尝的佳肴。很多外地客人正是冲着这些风味菜肴慕名来到项铺,品尝离开之后不时在异地的宴席上津津乐道。 

美丽、富饶的本质是创新、开放的基因。项铺在城镇化的进程中阔步腾飞,日新月异,在创新开拓中繁盛发展。

由一处处老街市集形成商贸云集、闻名遐迩的商品集散地,到“水作坊”豆制品的特色化、系列化和规模化,是项铺人敢于创新变革、乐于开放包容的既定事实。时至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,随着“改革开放”的号角吹响,项铺镇一跃成为远近闻名的“花炮之乡”,为传统的家庭作坊增添了新的内容。项铺人锐意进取,引进湖南浏阳、江西万载花炮的先进技术,虚心学习,迎头赶上,将原有的单一品种、一般质量的花炮不断升级,生产种类繁多、质量上乘的烟花爆竹,销往全国各地。一段时期以来,花炮业是全镇的传统产业,生产、销售一条龙,是项铺镇的重要支柱产业,素有“半壁河山”之称。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,有声有色的花炮曾给项铺人带来丰厚的经济回报。多少个元宵焰火盛会,当项铺的烟花在县城的天空中绽放呼啸时,人们即可想象到项铺人幸福自豪的笑脸和笑声。如今,烟花虽散,然繁华不灭,记忆永恒。

转型发展立潮头,提质增效谱新篇。随着社会环保、安全意识的提高,传统的花炮产业逐渐成为需要淘汰的落后行业。如何突破发展“瓶颈”,加快推进“调转促”,成为摆在项铺干群面前的重大课题。2013年底,随着最后4家花炮企业退出市场,项铺彻底告别了百年花炮历史。 变则活,变则通。他们根据国内与国际市场上雨具的巨大需求量,及时进行产业转型,纷纷进入雨具制造业。经过数年的发展,项铺的雨具产业一跃形成完整的产业链,成为带动当地群众就业、镇财政增收的主导力量。各个雨具企业专业开发系列防水革面料及下游系列雨具服饰、帐篷、箱包等产品,销往全国各地及海外市场。如今,走进项铺镇,整洁的街道两边,鳞次栉比的是一栋栋别致的小洋楼,在通往工业园区的道路两边是一家连着一家的雨具加工企业,个体雨具制造作坊如雨后春笋般涌现。其中“安徽玉堂雨具”异军突起,成为雨具加工制造业的龙头老大,并成为国内知名品牌企业。

项铺镇物产丰富,白荡湖及周边河汊盛产菱藕茭白、鱼虾及大闸蟹,农作物五谷杂粮齐备,山上富有林木、茶叶、药材等,另有贮量丰富、质量上乘的玄武岩资源。进入新世纪以来,随着国家重点工程项目的建设,沉睡多年的玄武岩资源一度吸引了众多投资者的目光。为把资源优势化为经济优势、发展优势,该镇党委政府转变观念,围绕玄武岩做文章,优化发展环境,根据玄武岩便利的开采条件,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战略开发。作为经济发展和产业结构调整的重要突破口,与合肥石磊玄武岩建材有限公司枞阳分公司、金鑫玄武岩有限公司、安庆九鼎玄武岩有限公司、江苏弘泰玄武岩建材有限公司进行有效合作,集玄武岩开采、加工、运输和销售为一体,成为项铺镇经济发展的一个亮点。

项铺镇生态环境优良,山清水秀土沃,宜居、宜业、宜游。在建设“美丽乡村”、实施 “脱贫攻坚”“乡村振兴”战略,以及发展“乡村旅游”的新形势下,项铺人“敢”字当头,睿智创新。在各级政府的全力鼓励支持下,一大批有识之士热爱家乡、回馈家乡,踊跃返乡创业。他们因地制宜,紧紧依托自然禀赋,充分结合在地文化,紧跟市场缺需形势,大力发展“休闲农业”。一处处现代“农业经济综合体”脱颖而出,或以观光与采摘、休闲与体验、食宿与游乐、人文与自然、传统与现代相结合,或集多经作物观赏园、农耕文化园、山水林园、徽派庄园等为一体。如白云生态园、梦之谷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、武鼎生态农业观光园及旷野草堂等,都在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等方面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与示范带头作用。

近几年来,项铺镇加大实施“工业强镇,奋力崛起”战略力度,进一步优化经济发展的软硬环境,筑巢引凤、深渊藏龙,一大批招商引资企业纷纷落户项铺工业功能园区。项铺农贸大市场、安庆世纪华联超市、阳光商贸城、项铺商业大街、物流中心、加油站等企业相继建成投入使用,集镇建设日新月异,一个崭新的项铺正在崛起。

一片钟灵毓秀的湖山,一片古韵蕴藉的沃土,一代又一代勤劳智慧的人民,藏龙卧虎,创新不息。项铺,与时俱进、聚能蝶变,已成为枞阳中部大地上一棵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,正谱写更加灿烂辉煌的美好明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