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史资料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文史资料
 
汤沟镇——概述
来源:   发布时间:2021-03-16  点击次数:

   

    汤沟,又名汤家沟。汤沟得名,应该是始于最先聚居此地的汤姓家族。清人张廷瑑在为该镇作《浮桥碑记》中说:“桐之东偏有汤镇,南通秋浦,北接濡须(今无为县),亦小小都会也……镇中有双溪流会出直渡大江。”故又有双溪之别称。

旧时,桐城地域辽阔,宋、元时区划为东、南、西、北四乡。明洪武元年(1368年)东、南、西、北乡分别易名清净乡、大宥乡、日就乡和桐积乡,并设枞阳、汤家沟、孔城、北峡关、练潭5镇。每一乡皆有古镇领衔,汤沟是东乡(清净乡)首镇。洪武四年(1371年),在汤沟设源子港巡检司。次年,在老洲头设六百丈巡检司。清及民国初年行政区划沿袭明制。清顺治六年,清净乡设把总一人,驻汤家沟。康熙十一年(1672年),桐城县在各乡设鱼课所6处,汤沟有源子港、六百丈鱼课所两处。清咸丰十一年(1861年),汤沟设厘金局,抽税助兵饷。民国三年(1914年),推行地方自治,清净乡辖3镇24保,其中3镇为汤家沟、周家潭、项镇铺。民国十九年(1930年),桐城县设9个自治区,第八区区公所置汤沟。民国二十四年(1935年),桐城县由9区并为5区,第八区(汤沟)、第九区(周潭)合并,成立第五区署设于汤沟,其管辖范围与清时的清净乡大致相同,下辖保的规模、名称与清乾隆时期基本相近。

1949年2月,中共皖西第二地委决定,析桐城县东乡全部、南乡大部、北乡一部和庐江县、无为县少数区域为桐庐县,县政府始设项镇铺,随后移汤家沟。1951年,更名湖东县,县政府设汤沟。1954年8月,长江大堤溃堤,沿江圩区一片泽国,县城迁址枞阳镇。1955年12月,枞阳县将下辖15个区调整合并为9区两镇,汤沟直属县建制镇。1975年设汤沟区,下辖陈洲、仪山、大新三个公社和汤沟镇。1989年,汤沟区下辖大新、仪山、陈洲、长沙4个乡和汤沟镇,区公所驻汤沟镇丰乐街。1992年,原汤沟区撤区并乡,改建为汤沟镇。2005年原仪山乡整建制并入汤沟镇。2016年1月,枞阳县整建制划归铜陵市管辖。

枞阳县汤沟镇,现镇域面积108.4平方千米,辖27个行政村,5个社区居委会。老镇区内街、巷如网,整洁明亮;新镇区街道、道路宽阔通畅。整个镇区的供水、电力、通讯、房屋、市场等工程建设突飞猛进,历史名镇已展示新时代精神风貌。

汤沟设镇始于明初,兴隆于清及民国,成为旧时桐城“四大名镇”(孔城、练潭、枞阳、汤沟),当得益它独特的水上交通优势。在元末明初的移民浪潮中,来自江西、徽州的大量移民在汤沟周边落户或暂时落脚再沿双溪河北上,抵达桐城地域腹地。外来人口剧增与原居民的融合,催生了经济繁荣,民俗融合,文化交流的大发展,渐使汤沟形成集镇贸易的雏形。也因便利的水上运输,能快速吸纳山区的柴薪、竹木、烟叶、桐油、竹器,输出沿江圩区的稻谷、水产,逐渐形成商贩聚集地和商品集散地。

“圈堤陈家洲,富了汤家沟”。在明嘉靖年四十二年(1563),桐城县令陈于阶在双溪河南岸沿江觕牌洲筑堤垦荒,成圩田万亩,获万余谷。百姓感其县令恩德,作《陈洲兴圩碑记》,遂将觕牌洲易名陈家洲。从上面汤沟人流行500多年的口头禅中,也可窥视到汤沟地域物阜民丰。随后(明嘉靖四十三年),在汤沟河下游十余里的李家沟圈起万余亩的乌泊圩,源子港圈起万余亩的江家圩;至明末清初,双溪河北岸又圈起万亩的新圩(又名大新圩)。这些圩口的垦荒种植招徕了长江南北两岸的大量移民,这对汤家沟集市的发展和繁荣都有一定的促进作用。明朝中后期,皖江相邻江南地区的纺织手工业的迅速发展,早期资本主义萌芽渐已形成,富庶的江南地区经济向皖江一带延伸,也辐射到交通便利的汤沟镇。其时,即有徽州商人在汤家沟街经营布匹、瓷器、油料、百货、竹木生意。在此经营的汪姓、金姓、程姓、杨姓便在此落地生根、繁衍生息,对汤沟街的发展和崛起起到不可估量的推动作用。

康乾时期,汤家沟街已空前繁荣。双溪河两岸可谓是万盏渔火,千户炊烟。河北边的街道叫丰乐街,街上商店林立,商贾云集。茶馆、酒店、布匹店、油坊、铁匠铺、当铺有近百家。“一家春” “怡和楼” “永乐轩”的金字招牌,门庭若市;程家横门、金家祠堂、钱家大宅、王家别院,高楼深巷,金碧辉煌。在汤家沟较有名气的四大家族金、许、吴、程集中在丰乐街的繁华地段,撑起汤沟街的“半壁江山”。走南闯北的贩夫走卒、商贾巨富、文人墨客,远近七乡八里的土豪绅士都聚集于此。“人修七世站街头”,这是世居“乡下人”对汤家沟街“街上人”的感叹、仰望。周边的刘、钱、章、周、黄、吴、陈姓巨富也纷纷在汤家沟街置业经商,构筑起亦商亦耕的经营模式。最有代表性的就是陈家洲刘姓。清乾隆年间,陈家洲人刘华清为改变双溪河两岸交往的不便,募捐集资在双溪河上架设浮桥,使河南、河北街道构成一个整体。刘氏后人,在浮桥头的浮桥弄修建纪念刘氏先人的清堂公屋,成为刘氏家族聚众议事的地方。浮桥建成后,申报县衙,府衙备案,工部亦有奏报,汤家沟街名声大振,远播四方,这为清中叶之后汤沟的繁荣繁华奠定了坚实的交通基础。

交通便捷促进了商品货物的流通,人员的聚集。双溪河南岸浮桥头又形成新的水产品交易市场。时任工部尚书的桐城人汪志尹亲临汤沟浮桥,题写匾额“造福桥”。后来的造福村与造福街都由此而来。至清末、民国时期,李鸿章族弟李秀岩在汤沟老街上开设了同兴福钱庄,发行钞票、开办存款、放款和汇兑现业务。民国初年,陈守先的锅炉厂,资产10万余元(银币),月产不同型号的铁锅、井罐近千只,犁头和犁镜500余套。桐城(今枞阳县钱桥镇)钱桥人吴一寰置业汤沟振工化学社,开创了桐城县化学工业之先例。化学社资产20余万元(银币),生产的日用化工品,如牙粉、雪花膏、花露水、香皂、肥皂、蜡烛、墨水,还兼营石印、铅印等商品畅销周边村庄街道,还远销长江两岸的芜湖、上海、九江、武汉。抗日战争期间,汤沟镇沦为日寇占领区,商户有停业的,有折价变卖搬迁的,市场萧条冷落。

几百年来的港口商埠贸易和经济的迅速增长,使地方文化教育有了根本性转变。“穷不丢书,富不丢猪”的祖训,在子子孙孙的脉管里流动,养成一方风土民情,形成了汤家沟古镇独有的人文历史特色。亦儒亦商、亦耕亦读,既可改变家庭生存状况也可保证家族的持久兴旺发达,求学求读之风在古镇蔚然兴起。

汤沟陈家洲吴家办起学馆,请来桐城西乡很有名气的塾师戴硕(戴名世之父)先生掌馆执教,开创东乡私塾讲学之先河。随后,程家学馆、钱家私塾、刘家学堂金家学馆办起来了,刘大櫆、姚鼐、刘开曾先后收徒讲学于此。刘大魁神清气爽地步入桐城文派的殿堂,扛起桐城文派的大旗,让桐城文派在大清王朝延续200年之久。文化古镇、人才摇篮享誉皖江两岸。 清道光二十五年(1845年),桐城知县史丙荣将崇文洲(租息八股之四)、生生会(老洲头义渡部分田产)及谢氏捐田等,于汤家沟置毕姓屋址,筹建丰乐书院。咸丰三年,丰乐书院毁于兵火,同治九年,里人周理源等筹款整修,恢复丰乐书院。仪山陈澹然先生曾为汤沟丰乐书院作联:“沧屿忠杰,海峰文章;巍然先正遗风,廊庙江湖皆事业。浮渡夕阳,白云青鸟;保此名山佳气,乾坤雷雨待贤豪。”清光绪三十二年(1906年),丰乐书院改为桐城公立第四高等小学堂,设初级班和高级班。民国二十六年(1937年),该校更名为桐城县立第五小学,次年更名为双溪小学,有教职员十多人,学生百余人。民国二十八年(1939年)4月,日军占领汤沟镇,学校停办。抗日战争胜利后,汤沟镇“金、许、程”三大家族倡导复学,以原双溪小学校舍为基础,办学开课,更名为汤沟镇德小学。1949年8月,中共桐庐县委接管镇德小学,更名为桐庐县第一小学。1951年更名为汤沟小学。文化教育的兴起,使汤沟这块弹丸之地走出了刘大櫆、陈澹然、刘棣怀、刘云程等一大批杰出人才。

    汤沟镇地处江岸,水陆交通便捷。东与铜陵市郊区老洲镇交界,有G347国道贯通东西;南依长江黄金水道与池州市贵池区隔江相望,有S228省道汤谋公路穿境而过可南下北上;北与横埠镇接壤,直抵铜安公路、合铜黄高速。优越的地理位置,丰富的乡村旅游资源,深厚的历史人文环境,已经成为枞阳县东部重要的政治、文化、经济商贸、乡村旅游中心,且为安徽省中治理后的中街汤沟河心建制镇、省级生态乡镇、市级发展乡镇企业十强乡镇、环境优美乡镇。